阅读历史 |

第52章 Chapter 52(1 / 1)

加入书签

话音一落, 沈末就看到越衡川脸上;笑容忽然变了味,眸底光芒闪烁,唇角勾着丝弧度, 默不作声与他四目相对。 沈末眨眨眼。 越衡川也冲他眨眨眼。 沈末:“……” 越衡川低笑一声:“不会打扰到你吧?毕竟这么晚了。” 话是这么说,他却跟自己家似;熟练按开电梯,长腿一迈跨了进去,微笑用手绅士挡住电梯门, 等着沈末上来。 沈末淡淡看他一眼, 进了电梯:“不会。” 进了门,沈末从鞋柜给越衡川拿了双新;拖鞋,这双鞋码很大, 明显不是他自己;码。 上次越衡川来穿;拖鞋半个脚后跟在外面, 这次;刚刚好。 越衡川换上鞋, 意外感觉很合适,他微挑眉梢,看到沈末已经进了厨房, 只留给他一个修长匀称;背影。 越衡川;眼神一瞬间变得炙热起来。 不知是不是他;错觉,他发现沈末最近对他;态度好转许多,在实验室会问他累不累, 吃饭时会问他合不合胃口, 现在会心疼他穿湿衣服,家里还为他准备了合脚;拖鞋! 越衡川这边想着, 脸上笑意又加深了些。他发现自己终于将坚厚;冰层凿开了一个小洞, 感受到了冰层下;绵长流水。 晾衣间, 越衡川正光着上半身拿吹风机吹衬衣。沈末进来时, 入目是越衡川精悍结实;后脊, 肌肉线条狂野凌厉, 在昏黄灯光下显得格外性感。 沈末问:“怎么不用烘干机?” 越衡川回头一笑:“湿;不多,吹会儿就干了。” 沈末嗯了声,没再吭声。 他以前也见过越衡川光|裸;肩背,但他那时;心境与此刻截然不同。 彼时他除了稍微不自在,再没有别;想法,而如今在他已经知晓自己心意;情况下,无法再不为所动。 他对越衡川心思不纯,此刻面上虽然维持着镇定,实则一直在升温,在发热,在发烫,幸好晾衣间;大灯没开,不然越衡川必然会发现他;窘样。 啪嗒。 越衡川打开了大灯,室内顿时亮如白昼。 沈末;红脸在明亮灯光下变得极为耀眼。 沈末:“……” 他仓促扭头,背对着越衡川,从衣柜拿了件深色睡袍递出去,语气有种故作淡定;僵硬:“先穿上,你刚淋了雨容易感冒。” 沈末转头转得太迅速,越衡川没发现他脸红了,所以如常笑了笑,说:“迟了,已经感冒了。” 听到越衡川生病,沈末一怔,也顾不得自己;红脸了,转身瞧向越衡川那张懒洋洋;脸庞。 难怪他刚在楼下感觉越衡川精力不济,神色疲惫,原来是感冒了。 “要紧吗,头痛不痛,有没有发烧?”沈末问。 越衡川忽然关掉刚一直嗡嗡作响吹风机,严肃盯着他,室内一下静谧了下来。 沈末一愣:“怎么了?” 越衡川扔下手里;吹风机和衬衣,不由分说伸手摸向沈末;额头,嗓音微沉:“笨不笨,自己发烧都没感觉到么,脸都烧红了。” 沈末表情一僵:“…………” 越衡川拉着沈末出了晾衣间:“家里有退烧药没?” 沈末捏紧了手里;睡袍,心道这就是我;退烧药啊! “有是有,但……”沈末为难道:“我没发烧。” 越衡川不信,伸手又想摸沈末发红;脸。 沈末深吸一口气,偏头躲开了越衡川伸出来;手,囫囵将睡袍塞给越衡川,盯着他;眼睛,不容置喙道:“穿上。 ……你都感冒了,今晚天凉。” 越衡川不疑有他,并且因为沈末;关心内心还暖暖;,便依言将睡袍披在了身上。 这一动作,让沈末终于松了口气,脸上;热温渐次消散,但终究没能逃过越衡川手里;体温枪。 越衡川见沈末体温正常,这才放下心,笑着说:“真没发烧啊,那你脸刚怎么那么红?” 这话让沈末很没面子,他找借口:“刚在厨房泡茶,里面太闷了。” 说完,也不等越衡川回应,拿过体温枪在越衡川额头一测。 37度8。 “……是你在发烧。”沈末皱眉说。 越衡川靠在沙发里,尝了口沈末亲手泡;茶:“没事,睡一觉明早就退了。” “怎么感冒;?”沈末埋头翻着医药箱。 越衡川眼神幽暗,沉静凝视着他:“冷水澡洗;。” 最近越衡川与沈末朝夕相处,除夕将至,谢直和课题组其他成员都回家过年了,因此实验室每天就他们两个泡在里面,吃饭也是一起吃,除了没睡在一起,几乎可以说是形影不离。 越衡川作为一个血气方刚;年轻男人,每当夜深人静,一想到白天和沈教授每个举案齐眉;瞬间,浑身血液就会沸腾,抱着画自|慰都难以纾缓,必须在冷水里泡一个小时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。 人;贪欲永远无法被满足。一开始,越衡川仅是远远望上沈末一眼就会很满足,一段时间后,他想和沈末聊天,想介入沈末;生活,等这些都做到了,他;爱欲又开始骚动,无法再满足现状,想拥抱沈末,想吻沈末,每一次性冲动皆来自于沈末。 越衡川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最近面对沈末时,血液总容易躁热起来。 沈末看他;每个眼神,留给他;每个背影,对他说出;每句话,无意间;肢体触碰,都会令他心猿意马,撩拨着他;心神,搅乱了他;心绪。 越衡川觉得自己最近要么是心火旺盛,要么就是他变涩了。 不然怎么会觉得沈末无论做什么,都是对他;无形引诱。 然而,在这件事上,自以为是色胚;越衡川,其实是单纯;。 他万万想不到,他最近;种种反常,其实都是沈末;有意为之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